雯月HAN

论有个喜好古诗词的召唤师是什么体验

诸葛亮
第一次见面的时候,她朝我微笑
触发语音“智商太低会传染,离我远点。”
我以为她会生气
于是想说点什么补救一下
谁知她突然握住我的手,在我的一脸懵逼中深情款款地开口:
“三顾频烦天下计,两朝开济老臣心。
出师未捷身先死,长使英雄泪满襟。”
并且尤其咬重了“身先死”三个字的字音。
呵,真幼稚,亮一点都不生气,真的一点都不。
喂,你那怀疑的眼光是怎么回事?
——《亮不会再嫌弃你了,麻烦召唤师小姐别再对着亮念杜甫的诗》《“诸葛大名垂宇宙”也不行》
周瑜
召唤师小姐刚刚买下我的时候,便拉着我去了她的房间
然后她弹了一首曲子,让我在旁边听着
弹得还可以,只是偶尔有几个错音
但即使如此也足以使我坐立不安
曲终,我在召唤师小姐一言难尽的表情中起身,说了句:“如果您没有别的事,那瑜先告辞了。”紧接着转身离开。
不是我不想与她多相处
只是我怕再多待一秒,就会指出召唤师小姐的错误,那可能会打击她的自尊心
我一直认为自己那天的表现很有礼貌,并对此感到非常满意
直到我听见召唤师小姐向王昭君抱怨说:
“我买的可能是个假周瑜,说好的曲有误周郎顾呢?我都时时误拂弦了,他竟然一句话都不说!”
——《来,召唤师小姐,您再多弹几首,瑜一定会尽力指出所有的错误》《顺便一提,指出几处今晚就做几次》
李白
她确实喜欢诗词,但在这方面她最喜欢的人却不是我
她每天都在念叨着一个名叫苏轼的人
——“啊 子瞻的词写得真好,为子瞻疯狂打call!”
诸如此类的话
当我问起这件事的时候,她却一脸无奈:
“太白啊,我不是歧视你。小学的时候,十分钟背《将进酒》,二十分钟背《蜀道难》,说实话我是哭着背下来的,并且还被罚抄五遍。你曾一度是我心中童年阴影一样的存在。”
听到她这样说,我并没有生气
只是在她惊恐的表情与求饶中温柔地把她抱上了床
——《夫人,李某不仅是你的童年阴影,还想成为你身体上的阴影》《从现在开始背我的诗,停一次或错一次就加一次》

评论(3)

热度(117)